【星武封魔】第二章 星武斗士


点击上方“公众号”蓝字
爱上我
第二章 星武斗士

     白鹿学院,坐落在白鹿市西南角,和白鹿市那残破的城墙一样,白鹿学院的围墙也是极为破旧,很多地方都已经倒塌,可是校方根本没有维修的打算,就连那所谓的学院大门,也不过只剩下两根三丈多高的柱子。
    此刻,在两根柱子的中央,摆放着一张破旧的长桌,两名身穿长衫的男子正趴在桌子前,为前来报名的学员做着登记。
    在离他们的身后不远处,还有一名头发花白,身材佝偻的老者半躺在一块平台上晒着太阳,老人的手中,还拿着一个旱烟袋,正有一口没一口的吸着。
     除此之外,大门的前面,还排着两条长长的队伍,这些人全部是前来参加学院报名的,有贵族子弟,有平民学子,也有来自荒野的流民少年。
     落星辰牵着落婷婷的手,静静地排在队伍的中央,为了能够赶上报名,他们从十一号聚居地徒步赶来,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可是不管是落星辰还是落婷婷,脸上都没有半点疲倦之色,反而随着离报名地点越来越近,眼中充满了兴奋。
     终于要进入白鹿学院了,只要通过了考核,成为了白鹿学院的正式学员,他们就成为了帝国的正式居民,就可以生活在白鹿市了,这只是第一步,接下来,还要想办法把十一号聚居地的人们接过来,再然后……
     想到了那个隐藏在内心深处的秘密,落星辰那如宝石一般的黑色眼眸闪过了一抹坚定。
“姓名!”不知不觉间,落星辰已经排到了队伍的前面,负责登记的老师头也不抬的开口道。
     落星辰就要开口报出自己的名字,地面忽然传来了一阵剧烈的震动,背后更是传来了“轰隆隆”的巨响,就连埋头登记的两名老师也是抬起头来,落星辰也是本能的回头望去,就看到一辆经过特别改装的越野战车野蛮得冲了过来,根本不管前方还有很多排队的学员,原本排列整齐的队伍更是一阵凌乱,很多人慌张的躲开,那辆越野战车就这么直接冲到了大门的前面,甩出了一个一百八十度的漂移急停,稳稳地停在了门口。
     却荡起了一阵尘埃,就连两名负责登记的老师都被呛得不行,两名老师本能的就要发怒,可是当看到车头的图案的时候,却是明智地闭上了嘴巴,反而露出了恭敬的神色。
     那个一片叶子,一片纹路清晰的柳叶,在这里绝大多数的人都不知道这图案代表着什么,可是身为学院的老师,却不可能不明白。
     正因为明白,所以他们恭敬地站了起来。
     越野车的车门也在这个时候打开,一名身穿帝国军队制服,不过却没有任何军衔标志的男子跳了下来。
     他的身材极为魁梧,足足有着两米开外,双脚落地的刹那,甚至能够感觉到大地都有轻微的震动,威严的目光扫过了全场,无数人迅速的低下了脑袋,那是恐惧,发自灵魂深处的恐惧,甚至连两名老师也是不由自主的垂下了眼帘。
     可是当他扫过落星辰的时候,落星辰却眉头都没有皱一下,那双黑宝石一般的眸子依旧静静地看着他。
      男子有些诧异,但并没有理会,而是走到了后座的位置,亲自拉开了车门,朝着车内恭敬地叫了一声:“小姐,我们到了!”
     “恩!”车里传来了一个冷漠的声音,然后就看到一名身穿白色纱裙的少女自车上跳了下来,她的步伐很是轻盈,和男子那重重落地不同,她明明是从车上跳下来的,可是双脚落地的时候却没有荡起半点尘埃,就如同一片落叶轻轻掉落在地面一样。
     唯有那裙角轻微的上摆,如被一缕微风拂过。
只是这么一个简单的动作就让两名负责登记的老师眼睛一亮,好高明的身手,这一届,学院将迎来这等天赋的学员不成?
     似乎是为了满足两名老师的期待,少女几步之间已经来到了桌子前面,朝着本该负责给落星辰登记的老师说道:“我叫叶轻舞,前来报名!”
果然是来报名的,两名老师大喜,这才发现,少女不仅身手了得,长相也是极为美丽。
    一头乌黑的秀发披在两肩,露出了一张完美无瑕的脸庞,再配合那冷漠高贵的气质,让常年生活在白鹿市这块遗弃之地的两人直叹仙女下凡。
不仅是他们,就连周围那些排队报名的学员们,不管男女也都被少女那高贵出尘的气息所深深的折服。
     “好的,我马上就为你登记!”惊愣了片刻,那名老师这才回过神来,赶紧一脸献媚笑容的要为少女登记。
     完全忘记了少女其实是在插队,这已经破坏了学院招生的规则。
现场,也没有人注意到这一点,或者就算有人注意了,也不会有人说什么。
     只要不是傻子,都应该明白少女的身份不简单,更何况,她还那般的漂亮。
     “等一下,是我先来的!”就在那名老师要为少女登记的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却是打破了这一片寂静。
     说话的是落星辰,他不是傻子,自然也明白少女的身份不简单,能够让高高在上的学院老师这般尊敬的人绝对不是普通的平民子弟,论其身份,来自荒野的他远远不如眼前的少女高贵。
     按照道理,他应该不吭声,等那名老师为少女办理了手续,下一个就轮到了他。
     多等片刻,根本不算什么。
     可是少女那目空一切的高冷却让他很是不爽。
     从始至终,少女都没有征求过他的意见,甚至没有正眼看过他一眼。
     仿佛他就是一个空气。
     对于荒野的流民来说,最重要的事情就是活着,可是对落星辰来说,却有一件东西比生命更重要,那就是尊严!
     所以,哪怕明知道对方身份不简单,哪怕明知道自己一开口就会得罪对方,在感受到自己的 人格尊严遭受到侮辱的时候,他依然开口了。
     他的声音不大,却让在场每一个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很多人,包括那两名老师都露出了诧异之色。
“这家伙不会脑子有病吧?那位小姐一看就身份不简单,等一下又怎样?”
     “就是,能够借此机会结下善缘,这可是好事啊!”
“一个荒野的贱民而已,简直不知道天高地厚……”人群之中响起了轻微的议论声。
每一个人都如同看白痴一样看向了落星辰。
而叶轻舞也在这个时候似乎才注意到落星辰的存在,不过她那冰冷的眸子只是扫了一眼落星辰,就移到了那名登记老师的身上。
“我的时间有限!”
她再一次无视了落星辰。
     似乎,在她的眼中,这不过是一只随时可以捏死的蝼蚁,人,哪里需要在意蝼蚁的意见。
     “好的!马上就给您办理!”似乎是感受到少女身上的冷漠,那名登记老师不自觉的用上了敬语。
     “按照学院的规矩,任何人,不管身份贵贱,都不允许插队,一旦插队,取消报名资格,你应该先给我报名!”叶轻舞的藐视彻底激怒了落星辰,朝前踏出一步,直视那名负责登记的老师,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
      那名老师也是一阵恼怒,学院的确有这样的一条规矩,这是为了避免报名时候引发混乱,可是规矩是死的,这位可是来自叶家的大人物,你一个来自荒野的流民跟人家争什么争,你让一让要死啊?
眼前的少女,他是绝对不敢得罪的,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公然的违背学院的制度,他也不敢。
      这一刻的他甚至恨死了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小子。
      “找死!”就在这名老师极度为难的时候,少女的身后却传来了一声爆喝,那名身材魁梧的男子一步上前踏出,已经来到了落星辰的身前,一拳就朝落星辰的心口砸去。
      拳头还没有落在落星辰的身上,狂暴的拳风已经撕得落星辰的脸庞深深作痛,这一拳若是落实了,落星辰必死无疑。
     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候,落星辰身子朝后仰去,双手迅速护在胸前,就听到“砰”的一声,男子的拳头已经砸在了他的手上,然后连同手臂一起撞在了他的心口上。
     落星辰的身子顿时飞了起来,足足飞出了七八米这才落在地上,然后不断的朝后退去,足足退出了十多步,这才稳住了身形。
“噗嗤”一声,一口鲜血喷出,他的脸色也是变得苍白一片。
很多人的心,同是一跳,都在暗暗比较,若是自己面对这一拳,能否承受,结果大多数人都扪心自问自己没办法挡住这样的一记重拳。
      不少人看向落星辰的目光多了一丝忌惮,就连那名躺在平台上晒太阳仿佛一切都漠不关心的老人眼中也闪过了一抹异色。
       至于男子,更是难以置信,虽说这一拳他并没有尽全力,可是不过是对付一个前来报名的荒野贱民而已,一成的力道已经足以将其完全击杀,他怎么就躲过了呢?
      惊诧之后,是极度的恼怒,作为一名在职少尉,肉身力量达到三千斤的他竟然没办法一拳击杀一个还未进入白鹿学院的贱民,这本身就是一种耻辱。
       愤怒的男子大步跨出,一步之间已经来到了落星辰的身前,然后又是一拳砸向了落星辰。
这一拳,他蕴含了全身的力量,不要说身前的只是一个人,就算是一块岩石,也得砸得粉碎。
     面对那恐怖的拳劲,落星辰脸色苍白的可怕,可是他的眼中却没有绝望,反而露出一抹疯狂,就在他要准备拼命的时候,耳边却传来了一声爆喝。
      “滚!”然后就感受到一股劲风袭来,却是轰在了男子身上,男子那魁梧的身躯好似炮弹一样倒飞了出去,直接一头砸在了那辆越野车上,整个车身当场变形,男子的大半个身子都陷入了进去,越野车更是被撞得横移了数十米,在地上划出深深的痕迹,这才停下。
“噗通”一声,男子的身子从车上掉下,跪倒在地,      一时之间,竟然无力站起来,只是满脸诧异的抬起头来,看向了前方,眼中充满了惊骇。
      那名原本坐在平台上晒太阳的老人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了起来。
        “小家伙说得没错,任何人,不管身份贵贱,都不许插队,这是学院的规矩,没有任何人可以违背!”老人双手负于身后,留下这一句话,就这么大步离去。
     全场一片寂静,所有人都目送着老者离去,很多人看向老者的目光充满了灼热。

星力,那绝对是星力,只有掌控了星力的星武斗士,才能拥有隔空伤人的能耐,对于普通的平民子弟来说,只有进入了学院,才有资格修行星力,成为一名强大的星武斗士……


【唔,这是第二章了,星辰争取在下周一更新第四章~】



微信:x1035528444
微博:陨落星辰R
长按二维码入驻





点击“阅读原文”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