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您可要好好的!


雷斌,山西省忻州市人,山东魏桥创业集团氧化铝一分公司员工。业余爱好登山、文学、摄影。


2016年6月10号,天刚唤醒了沉睡的大地,八点左右我醒了,母亲脸色很难看,是很诅丧的那种快要哭的样子,母亲今年52,我偷偷的也见过她落泪的神态,所以我认为定是有事。母亲坐在侧卧室的床上,应该是送完儿子回来后就是这样呆着。

我:妈,咋啦?

妈:你爸病又犯了。你妹在家带着闹闹(闹闹是我外甥,七个月的幼儿)你爸要住院了咋办?

我没再做声,拿起手机给我妹打过电话,质问的口语让我按捺不住,有点急躁。

我:咱爸咋啦?

妹:脑梗赛可能又犯了,听他说话舌头僵,吐字不清,右腿也有点拖拉。

我:你叫爸爸接电话。

爸:没事,没事...

后来我叮嘱妹妹妹夫带着父亲去检查,下午他们就去了市医院。期间我母亲让她先自己回家照父亲,当天上午我便出去给母亲定了火车票。(由于回家急切,什么东西都没来得及准备,而车票也是无座)母亲就这么毅然决然的决定了先回家!而我该怎么办?

那天我请了会假亲自去送的母亲,客车上,母亲还是像每次离别一样,吩咐了我好多好多,其实就一个小时的时间。中午饭后我就送母亲先回,那顿饭母亲给我做的手擀面,剩下了很多。

“下班回家该拖地就拖地,该洗衣服就洗衣服,到点了记得接童童(儿子的小名),雪芹(我媳妇)上班挺累,多干点家务,到点了别将就着吃饭,自己做点,还放心,好吃......”

在车上的那一个小时,母亲说了好多,其实她都是重复着这么多年的所有。“看我爸的情况咋样,不行我们到时候也回去。不然你自己也顾不过来”


我说的只是很简单的。母亲只是更简单的说,她能照顾过来!

第二天早上是父亲骑车去接的母亲,一路母亲是多么辛酸的熬回去的。母亲也只在家小歇了会便和父亲去了医院。

CT,核磁共振,心电图监视,化验血,住院手续,医疗保险......很多检查,各种手续。

直到中午结果出来了,出现了新的梗赛。压迫了身体右部神经。

住院后,妹夫把妹妹也接回了他们楼上,离医院不远,方便妹妹他们去。 这几天才知道多打了很多电话,每天跟父亲视屏。看到他输液,一点一点的好转......

父亲节,别等老人听不见,看不见,说不出来再去追求一些浮华东西。 如果, 锁定今生, 你是我上辈子欠下的债, 直到我老的在不能动弹。 我愿意偿还一一清单, 不会逃避。 面对, 生老病死, 哪怕是病榻前安静的守望, 苍天的定数 许, 你我成为父子, 好好的, 就会给我幸福! 如果, 我的任性伤你太深。 三生石, 碎梦残, 依然还是亲上亲。 一巴掌的青色胎记, 证明, 我们曾经见过。 飘雨的日子, 最近多了很多, 生成, 多事之秋 听! 你嘴里的呢喃已少了很多, 而每句都还会再听。 苍天用微笑转换风月, 一把火, 温暖了整个夏季, 远处我一直守望。




投稿方式



欢迎有文学、书法、绘画、摄影、歌舞等方面爱好的朋友投稿,这里是你展示才艺的舞台。视频、图片、文字都可以。 投稿邮箱:780808345@qq.com  或加QQ:780808345直接发送作品。    




传奇私服 | 传奇私服网站 | 爱炒股 | 国电南自资金流向 | 国电南自 | 600268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