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天明:归苏村与圣母奶奶的故事



刘天明,码头镇归苏村人,创业集团牛仔布染色职工。爱好文学、徒步、旅游。两个愿望:其一,有生之年徒步走遍中国的大好河山;其二是在有生之年出一本小说集。

假如说文&革是部分掌权者针对异己发动的一场打压清洗运动,那么文&革的次生灾害“破四旧”是他们对中华五千年文明的一场摧残与践踏。这场伴随文化大&革命应运而生的浩劫,从一九六六年到一九七六年十年时间里,全国普遍性的烧砸毁运动,无死角无底线的疯狂实施,它所破坏的无形与有形的人文遗产,已经无法用金钱数字估量。从庙宇楼台、浮雕彩绘,到佛像古董、书籍字画,毁坏数量之大、种类之多、面积之广,另我辈瞠目结舌。

之所以拿出这场运动作为文章的开始,是因为接下来要讲的事情与破四旧运动中被破坏的建筑物有关,它是这场浩劫中千千万万被拆除毁坏的庙宇中的一座,尽管它的面积仅比土地庙大一点,从外面看它的雕梁暗淡飞檐拙劣,里面则烛台陈旧香火稀疏,可古话有云:“水不在深有龙则名庙不在小有仙则灵,庙里住的这位神灵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呼风唤雨,有求必应的大仙。”

这座小庙座落于码头镇归苏村的村南,被村民称之为“圣母庙”,准确位置在归苏村青龙大街南头,龙首往右行一百二十米处。说起这座庙不得不先讲一下归苏这座村子,归苏村村史可以追溯到唐朝,明清属鼎盛时期,古时归苏是个物华天宝人杰地灵的好地方,河塘沟壑纵横交错,堤岸池旁花红柳绿,百年古树茂密参天,风景之优美与独特堪比苏杭,故此得名归苏。古时地理位置优越,是连接南北的官道,方圆几十里马车都由经此处中转各地。沿街全为商铺跟马车店,门庭若市,门楼小巧玲珑,却又不显简陋与拘谨,颇具江南典型之建筑风格,终日车水马龙一派繁华景象。

归苏村有两座庙,一为“圣母庙”座落与村南,一则“天齐庙”在村东天气庙湾上面,濒临归苏村公墓,此庙名气远不及前者。说起圣母庙里的圣母娘娘,六十岁以上的老人都耳熟能详,对于圣母娘娘的诸多事迹也还记忆犹新,只不过我们这代人对这座在一九六八年被红卫兵捣毁的圣殿知之甚少,即便一星半点的了解也是道听途说。我之所以不提及归苏村其他古迹而单独说她,是因为那座庙的传奇故事实在是太深入人心了!庙的本身够不上传奇,庙里供奉的圣母娘娘确是远近闻名的神仙居士,她以虚怀若谷的胸襟,如风似水的情怀,保佑着这个像苏州园林一样的美丽小村,她是村里人的精神支柱,是我们村唯一的信仰,在她的佑护下整个村子可以做到夜不闭户路不拾遗。

既然把圣母娘娘传说的如此之神,就肯定有她的事迹流传下来,在此不说几个不足以让读者信服。可能大家对我印象最深的应该是写一些神鬼故事灵异传说,现实中不存在,甚至是无中生有,连最基本的可信度都没有,但今天这些事情都是真实发生过的,归苏村六十岁的老人你随便拜访,有半句假话我的人格可以任意践踏。

话说一九三七年卢沟桥事变以后,日军从山海关攻入关内,先后北平与济南沦陷,并长驱直入,随即徐州蚌埠失守。东线淞沪会战打响,几个月后上海沦陷,南京失守,丧尽天良的南京大屠杀发生,全国抗日形式急转直下,中国人民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特别是日军的三光政策让老百姓民不聊生,中国有史以来遭受外族入侵最悲惨的时期到来。虽然归苏村已经失去当年优越的交通优势,没有被日本人当据点,但其特殊的地理位置,与富庶的物质基地,造就了很多股地下抗日组织的依附。他们依托归苏进退自如的优越交通条件,以此为中心向周边几十里的日军据点袭扰。为此也招来了日军疯狂的报复,抗日小队在暗,打的过就打,打不多就跑,可老百姓在明,无处可跑,也没地方可躲,只能提着脑袋任日本鬼子屠杀蹂躏。对于日本人的暴行村里人也早有耳闻,得到日本兵即将扫荡的消息后,村民都自发到圣母娘娘庙里烧香,一时庙里庙外跪满了人,圣母娘娘平日护佑这方百姓,呼风唤雨的本领都有,希望这次也能得到娘娘保护躲过灾难。

两天后日本人来了,全村的大多数村民都到娘娘庙前聚集跪拜静坐,希望在圣母娘娘怀抱中躲避杀戮,但日本人最终没被阻止,而且用其残忍的手段亵渎了这座神圣的庙宇。日本兵强迫百姓到天齐庙以南的场院集合,让百姓指认抗日小队成员,在此期间它们打死了多名抗日份子,尸体就扔在天齐庙跟前示众。有些虔诚的村民一直拒不离开娘娘庙半步,而招来了日本人的机枪扫射,三十多个人瞬间倒在血泊中。

最终圣母娘娘没能制止这起发生在她身边的屠杀,在那场扫荡中日本兵打着抓捕抗日份子的幌子,屠杀了我村村民53口。可能有人认为拒绝离开圣母庙的三十名死士太固执,死的不值,但从另一层面讲,他们以生命为代价维护了尊严与虔诚,他们坚持了自己的信仰。圣母娘娘在这件事上没能让他们免受涂炭,她所代表的只是一种意识形态,她能给予人们的也只是精神层面的慰藉。在我看来几乎所有的信仰都是对某种意识形态的推崇,但假如追溯其信仰的源头时,你会发现它们都会有一个真实的存在,在最初它们神一样的树立起一座坚如磐石的丰碑,供人们摄取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精神力量。

日本兵撤走后,村里主事安排人收敛了那些死尸,各家认领了尸体,悲痛欲绝不在话下。村民就此事对圣母娘娘的虔诚之心开始动摇,不和谐的声音层出不穷,可当所有人目睹了接下来所出现的一幕时,都为自己的动摇感到无地自容,他们看到了让他们为之震惊又悲痛的情景——圣母娘娘在流泪,有水珠从她的眼窝中流出,最初是一滴滴的往外渗,后来形成一串。看到此情此景的村民无不悲痛欲绝。毁天毁地的日本人让这座佛像束手无策,她只能无奈的看着自己的子民被屠杀,而她唯一能做的是陪着所有人流泪。这件事已经过去七十多年了,可每当有人声情并茂的谈论起来,还是会触动人们最脆弱的伤感神经。我的写作太过拙劣,无法用更准确且贴切的情感文字描写这件事,这大概是我今生听到的最悲情的一个桥段。

圣母娘娘雕像材质为石头,平日空气潮湿时有些冷凝水不足为奇,但此刻泪水从眼窝内涓涓流出,与现场所发生的事情配合的严丝合缝,不得不让人产生遐想。随后有人拿来了两只碗放在了雕像的莲花宝座下面,水滴晶莹剔透的一滴滴落在碗里久久的不止。两天后,从圣母娘娘的眼睛中渗出了很多朱砂红,把两只碗里的水都染成了红色,慢慢的泪水越渗越少,直至彻底停息。其实我是一个非常坚定的无神论者,虽然写一些神鬼故事,但从没有相信过任何不符合科学依据的东西,只有这个故事时至今日还让我深信不疑。

有关于圣母娘娘的传说还有很多很多,不过一些不太符合科学依据的事情说出来看似扑风捉影,也显得乏味,所以就不再一一列举。除此之外唯一让我觉得圣母娘娘一直存在于我们身边的佐证就是,她总能让我们村风调雨顺五谷丰登,这是我有亲身体会的部分。

青年时我在家种过几年地,九零到两千年这十年时间,我或多或少的跟土地打过交道,知道天气对农作物的影响有多大。尽管现在已经不是靠天吃饭的时代,农作物在人为干预下越来越摆脱了天气的左右,但暴雨,狂风、雷电、冰雹这些超级自然灾害,还是经常给作物制造毁灭性的灾难。可自从我记事到现在,严重的风灾、雹灾、雨灾,从没有大面积的迫害过我们村。如果说归苏村依托小清河,旱能灌涝能排,旱涝保收非天气所为,那么相邻的村庄孟家、成集、于店等经常受到冰雹的袭击,造成庄稼绝收的不计其数又作何解释?一年两年一次两次也可能当做巧合,持续几十年上百年一如既往的常态化,到底是什么原因还要大家自己去顿悟。

可就是这样一个神圣的庙宇,却在破四旧的那年毁于一旦。一九六八年秋收以后,公社革委会的红卫兵头目带着几十个还是中学生的红卫兵,拿着铁锹、撬棒、大锤来到了归苏村的圣母庙,面对全面爆发的文革声势与气势汹汹的红卫兵,村民无人敢阻止。此时的国内形式动荡不定,文革的风暴狂热而又复杂,看不清事态或者稍微的动作就会被批斗,谁都无力阻止更无力挽救。

红卫兵头目先用铁锤砸下了圣母娘娘的头,再敲掉两条胳膊,然后十几个红卫兵捣毁了莲花宝座跟身体,包括庙里庙外的其他设施全部捣毁。他们把能撬动的石头全部移到庙外空地上,等待明天镇里来车运到需要的地方。不过就在当天夜里还是发生了状况,圣母娘娘的头跟两根胳膊神秘消失了!本来放在平时这种已经毁坏的东西丢失也就丢失了,反正这些东西都将成为修桥补路的基石用,但当时的红卫兵却不这么想,他们认为事不大,性质却很恶劣,这是在对抗这项运动,对抗破四旧运动就是对抗毛主席,对抗毛主席的人一律要打倒,这件事一定要查,不查个水落石出决不罢休。事实上革委会还没等展开调查已经有人前来检举揭发了,而且还不止一个人站出来举报,揭发的矛头都指向了一个人,也就是当年的村支书——我的爷爷。


有人说亲眼看见我爷爷趁着月黑风高抱走了雕像的头跟胳膊,红卫兵没有因为我爷爷是村支书就网开一面,直接从家里五花大绑给弄到了公社。其实在这之前我爷爷已经被批斗了!罪名是跟一起枪杀八路军的案子有关,但是我爷爷一直没认罪。到底有没有此事我们晚辈不得而知,不过近几年我又听到了关于这件事的一个版本,事情太复杂留着日后再单独讲。而有关我爷爷一些事的余波时至今日还未完全平息,事情发生在去年一场婚宴上,席间有一位曾经参与批斗爷爷的原红卫兵老人提起他老人家,他说,“你家老太爷是把厉害角色,年轻时杀人不眨眼,他手上可有好几条人命,只是文革时都没能拿他怎么样。”

我心想你还想把他怎样啊!他老人家可死了十几年了!虽然这些话就在嘴边,可碍于老人也年事已高,事情又过去太多年,至于杀没杀人,到底杀了谁,已经无关紧要,也就没把话说出来!不过我一时好奇,想知道当年老人到底知道我爷爷的多少事情,便进一步追问来由,可老头却点到为止,没再往下说。

关于这件偷盗雕像头的案子,尽管爷爷受到了红卫兵威逼利诱甚至严刑拷打,他老人家也始终没有承认。就我个人看这事应该不是我爷爷干的,本来已经焦头烂额的爷爷不可能再往身上招揽罪名。不过很多人说那圣母雕像的头跟胳膊就是他老人家拿走的,拿走以后他直接找了个地方埋了,跟雕像头一起埋了的还有五把枪几百发子弹。检举人带着红卫兵指认过现场,但即便掘地三尺也没找到所谓的枪和头,我记得我曾经问过爷爷关于枪的事,后来他确实承认了埋过枪,那是抗战时期跟着当地武装打日本人时留下的,一共五把,三八盒子炮,一把三八大盖,一把中正式步枪和三百多发子弹,他用一件羊皮大袄包裹着埋到了一个只有他自己知道的地方。但他始终没有说那个圣母娘娘头跟胳膊的事,直到后来爷爷去世前弥留之际,才断断续续的说了那雕像的事和曾经埋过的其他东西。圣母娘娘的头跟胳膊确实不是爷爷拿走的,而是我们大当家趁着夜色抱出来的。偷雕像头的原因跟大奶奶有关,因为大奶奶对圣母娘娘的虔诚到了痴迷的地步,她不想看着雕像身首异处,便蛊惑我大爷爷把圣母娘娘的整个身体背出来,尽管大爷爷人高马大力大无穷,可雕像终究是石头做得,加上莲花宝座至少有四五百斤重,单凭他一个人的力量直接弄不走,最后无奈之下只能拿走头部跟胳膊。至于圣母娘娘的身体去向,有人说修黄河大坝时被浇筑进了坝体里。头跟胳膊被我大爷爷埋了!起先大奶奶把头藏在了床底下,事情发生后随着事态逐渐严重,大爷爷为了避免受到牵连,就把头跟胳膊埋了,连大奶奶都不知道埋在哪儿!因为大爷爷是上吊死的,对于一些事情根本没来的急交代,所以到现在为止圣母娘娘的头也不知道到底被大爷爷埋在了何处。


有时我就想,假如有一天这尊雕像的头真的被找到,我们这代人将用怎样的方式让她重见天日,又该怀着怎样的心情去崇拜她。在物欲横流的今天,人们所信仰的除了金钱不会有别的意识形态,所以她最好的安身之所就是继续待在地下,待在归苏村这一亩三分地。


正规军,有技术,有设备,有信誉,有诚信。


出售各种家电清洗剂,自己动手,同样方便。


投稿方式



欢迎有文学、书法、绘画、摄影、歌舞等方面爱好的朋友投稿,这里是你展示才艺的舞台。视频、图片、文字都可以。 投稿邮箱:780808345@qq.com  或加QQ:780808345直接发送作品。    


1、投稿者请附《作者简介》和作者近照一张。


2、投稿者最好先添加这个微信好友,如果有打赏的,直接微信转账,微信号:liuchao19840305。





传奇私服 | 传奇私服网站 | 爱炒股 | 上工申贝资金流向 | 上工申贝 | 600843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