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科普”、科研奖励税收、青年科技人才保障……听听两会上的科技“好声音”

2017年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要提升我国科技创新能力。完善对基础研究和原创性研究的长期稳定支持机制,建设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和技术创新中心,打造科技资源开放共享平台。推进全面创新改革试验。切实落实高校和科研院所自主权,落实股权期权和分红等激励政策,落实科研经费和项目管理制度改革,让科研人员不再为杂事琐事分心劳神。开展知识产权综合管理改革试点,完善知识产权创造、保护和运用体系。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改革,实施更加有效的人才引进政策,广聚天下英才,充分激发科研人员积极性,定能成就创新大业。


报告中,科研经费、科体改革、生物制药、智能制造……这些科技元素分外引人注目。会场内外,各位代表也就科普工作、科研保障、科技创新等话题积极发言。

爱炒股 | 庄股突破看均线


马化腾:用互联网技术做好科普


全国人大代表、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马化腾在接受中国教育报·中国教育新闻网记者采访中,针对有人说现在的孩子“科学梦”浅了,他表示,现在孩子还是很爱科学,要用互联网技术做好科普。



“长大了做个科学家”,曾经是一代人的梦想,著名财经作家吴晓波的《腾讯传》透露了一个细节:马化腾小时候是个天文爱好者,读书时参加了天文小组,这也是他参加的唯一一个兴趣小组。


有人说,现在的孩子“科学梦”浅了。马化腾并不认同这样的看法,他觉得现在孩子还是很爱科学,不过需要更好地引导,因为未成年人触网年龄越来越提前,提前到10岁,我们要筛选掉有害信息,用互联网技术做好科普。

 

霍金花:给青年科技人才提供更多科研保障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深化人才发展体制改革,实施更加有效的人才引进政策,广聚天下英才,充分激发科研人员积极性,定能成就创新大业。民盟中央委员霍金花代表认为,当前我国的人才培养政策发挥了较大的积极作用,但对青年科技人才的支持力度仍显不足,加大对青年科技人才的支持力度,已是当务之急。


对此,霍金花有4点建议:


一是对青年科技人才实施常规性资金支持。有关部门应建立常规性资金支持制度,增加固定经费,减少竞争性经费,为青年科技人才放心大胆地进行科学研究提供更多的工作和生活保障。


二是调整人才队伍结构,营造公平竞争的人才环境。职称制度、院士制度、政府特殊津贴制度、博士后制度等高层次人才制度需要进一步完善,“论资排辈”现象需要破除。


三是适当放宽对青年科技人才成果积累的要求,鼓励自由探索。科研单位在谨慎选才的基础上,要对有潜力的青年人才提供足够的时间和支持。


四是改进青年科学基金的评审机制,评审要求和标准应当细化。在基金项目评审中,应适当增加评审专家组中年轻专家的比例。对于科学与技术两个领域的项目,考核标准要分开。

 

钟南山:科研奖励被征收了20%40%的税


政府工作报告中“让科研人员不再为杂事琐事分心劳神”的表述,让全国人大代表、中国工程院院士钟南山很受鼓舞。他说,这样的表述有针对性,很温暖,期待科研人员个人所得税等相关政策也能进一步得到调整。



“我来开会前,很多基层科研人员向我反映,科研奖励税收需要调整。比如,引进高层次人才的‘安家费’。”钟南山说,他在3个大学进行调研发现,这样奖励性的费用基本被征收了20%40%的税。


“我曾经问过一个科研人员,他说他得到的‘安家费’没有被征税,但实际上是学校为他垫付了这笔钱。”钟南山说,“这好像左手拿出了钱,右手又拿回去了。”


此外,科研人员获得激励的方式往往是在年底时获得奖金,结果这笔钱要被列入工资收入扣税,达到一个很高的征税比例。“我的一个学生,他在慢性病治疗领域取得了很好的研究成绩,去年底获得奖励22万元,但拿到手只有11万元,一半的钱交了税,这样如何体现激励?”钟南山建议,对科研奖励可以按照20%的偶然所得税率一次性扣税。

 

杨卫:给科研人员一个“坐垫”冷板凳不冷


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主任杨卫说,尽管我国基础研究取得长足进展,但对基础研究现况的批评性意见也一直存在。有评论指出,中国科学研究的影响力仍然较低,以中国目前发表论文数领先于各国的化学领域为例,鲜有以中国学者名字命名的化学反应或工艺过程。



针对这些问题,如何更好地促进基础研究发展?“在基础研究领域有句话,叫‘选对人、给足钱,放手让他们干’。”杨卫说,最关键是选对人。正因此,科学基金设置了青年科学基金、国家杰出青年科学基金、创新研究群体等系列人才资助计划。


至于“给足钱”,杨卫说,虽然近年来我国基础研究经费的增长率不低,但中国对基础研究的投入在其全部研发投入中占比仍较低,只有4.7%,与之相比法国是24.1%,美国是17.6%,日本是12.6%。


 “中央财政已经在努力。2016年科学基金实际到款比2013年增加超过50%,我预计2017年的增速至少和GDP增速持平。”杨卫表示,“未来我们还将致力于提高中央财政拨款,希望科学基金能以超过GDP增速和研发经费增速的步幅发展。”


在给科研人员更多自主权,营造宽松的科研环境方面,在此前取消劳务费上限等政策的基础上,去年基金委又出台新政,取消了绩效在间接费用中的比例限制。同时,加大资助强度、设立基础科学中心项目,给有志于基础研究的科研人员持续稳定的支持。“今年科学基金的增量部分主要用来增加青年科学基金的强度,估计会有20%25%的增长。”杨卫说。此外,科学基金每年资助源头性创新的重大项目 30项,计划今年上调1520项。

 

崔向群:大科学装置建设要有前瞻性和创新性


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完善对基础研究和原创性研究的长期稳定支持机制,建设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和技术创新中心,打造科技资源开放共享平台。


作为一名科技工作者,中国科学院院士崔向群深感振奋,也对未来充满期待。当前,原创性科研成果的取得越来越依赖于创新型仪器的发展和应用。而大科学装置的建设,既能够满足科学家占领科学高地的研究需求,也能够促进关键技术的发展,推动我国整体科技水平走向国际前沿。


大科学装置该怎么建?崔向群认为,我国科学技术在有些领域已经成为世界“领跑者”,因此大科学装置的建设不能仅跟在别国后面做简单的复制,而是必须要有自己的特色,在技术方案和关键技术方面必须有所创新。


崔向群建议,大科学装置的立项,不仅要以科学需求为驱动,设定前瞻性的科学目标,还必须制定有中国特色的技术方案,实现关键技术创新。这样才能让有限的科研经费发挥出最大效力,才能让大科学装置推动科学发现、促进技术进步的作用真正发挥出来。(科普湖南综合)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