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适合朗诵的抒情的文章

抒情,悲伤的,但要有立意(最好有赏析点评)
时间在3分钟左右
还要有合适的配乐的哦~~
一个人的白桦林     取手    一    四季的最后一个字你不要说出到冬至,即使没有一片雪降下没有任何邀约,我也要背起行囊北上当你呼喊我名字的时候,我早已启程许久。请你回到我们的屋子我把一生的爱与关怀都放在桌面上我的信物微薄,亲爱的我向你保证,我只是暂时离开    二    在北方,北方之北的终点我的国凭空,从无来处而来我要天蓝地白,我要大雪无垠我要把我的国安置在开阔的雪野我要种植一万棵白桦树每一棵都健康,八面朝阳    三    这样的盛况我无法向你描述除了我,所有人都限于道听途说而我是谁?我是你的旅伴穿行在人世间的懵懂的智障者习惯性的孤独,令你觉得陌生亲爱的,我靠着白桦树给你写诗你知道我爱你但是原谅我,我不愿意让你来到我的身边    四    我周身赤裸,飞行在遥远的天空底下我一个人的白桦林,树叶安宁生动三十年的雪铺陈,每一片雪的每一瓣都叫做我的名字在这里,她们和我、阳光、白桦林相爱她们不知道远处有海,海上有帆船和异邦因而她们贞洁,守着我的国终生未嫁    五    到最后,你会以为这...一个人的白桦林
    
取手
    
一    

四季的最后一个字你不要说出
到冬至,即使没有一片雪降下
没有任何邀约,我也要背起行囊北上
当你呼喊我名字的时候,我早已
启程许久。请你回到我们的屋子
我把一生的爱与关怀都放在桌面上
我的信物微薄,亲爱的
我向你保证,我只是暂时离开
    

    
在北方,北方之北的终点
我的国凭空,从无来处而来
我要天蓝地白,我要大雪无垠
我要把我的国安置在开阔的雪野
我要种植一万棵白桦树
每一棵都健康,八面朝阳
    

    
这样的盛况我无法向你描述
除了我,所有人都限于道听途说
而我是谁?我是你的旅伴
穿行在人世间的懵懂的智障者
习惯性的孤独,令你觉得陌生
亲爱的,我靠着白桦树给你写诗
你知道我爱你
但是原谅我,我不愿意
让你来到我的身边
    

    
我周身赤裸,飞行在遥远的天空底下
我一个人的白桦林,树叶安宁生动
三十年的雪铺陈,每一片雪
的每一瓣都叫做我的名字
在这里,她们和我、阳光、白桦林相爱
她们不知道远处有海,海上有帆船和异邦
因而她们贞洁,守着我的国终生未嫁
    

    
到最后,你会以为这一切都只是童话
而我又是如此善于杜撰。亲爱的
当我回来,春花在大地上四处喧哗
我会以宽大的白袍向你展示
告诉你,我在昨天的雪地邂逅宗教
所有的大喜大悲都已经见识
我属于你,属于任何季节
徐志摩的在别看桥比较适合朗诵
天上的街市 远远的街灯明了, 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 天上的明星现了, 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 我想那缥渺的空中, 定然有美丽的街市。 街市上陈列的一些物品, 定然是世上没有的珍奇。 你看,那浅浅的天河, 定然是不甚宽广。 我想那隔河的牛女, 定能够骑着牛儿来往。 我想他们此刻, 定然在天街闲游。 不信,请看那朵流星。 那是他们提着灯笼在走。 行走 暗夜 星光并不温柔 一个人低头 风中行走 黑色帽沿 遮住双眸 凝固着哀愁 任眼泪流或不流 偶尔与人 擦身而过 没有谁会 稍做回首 是否 这样不停行走 就能抵达传说中那 清洗伤的渡口 天上的街市 远远的街灯明了, 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 天上的明星现了, 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 我想那缥渺的空中, 定然有美丽的街市。 街市上陈列的一些物品, 定然是世上没有的珍奇。 你看,那浅浅的天河, 定然是不甚宽广。 我想那隔河的牛女, 定能够骑着牛儿来往。 我想他们此刻, 定然在天街闲游。 不信,请看那朵流星。 那是他们提着灯笼在走。 行走 暗夜 星光并不温柔...天上的街市

远远的街灯明了,
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
天上的明星现了,
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

我想那缥渺的空中,
定然有美丽的街市。
街市上陈列的一些物品,
定然是世上没有的珍奇。

你看,那浅浅的天河,
定然是不甚宽广。
我想那隔河的牛女,
定能够骑着牛儿来往。

我想他们此刻,
定然在天街闲游。
不信,请看那朵流星。
那是他们提着灯笼在走。

行走
暗夜
星光并不温柔
一个人低头
风中行走
黑色帽沿
遮住双眸
凝固着哀愁
任眼泪流或不流
偶尔与人
擦身而过
没有谁会
稍做回首
是否
这样不停行走
就能抵达传说中那
清洗伤的渡口

天上的街市

远远的街灯明了,
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
天上的明星现了,
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

我想那缥渺的空中,
定然有美丽的街市。
街市上陈列的一些物品,
定然是世上没有的珍奇。

你看,那浅浅的天河,
定然是不甚宽广。
我想那隔河的牛女,
定能够骑着牛儿来往。

我想他们此刻,
定然在天街闲游。
不信,请看那朵流星。
那是他们提着灯笼在走。

行走
暗夜
星光并不温柔
一个人低头
风中行走
黑色帽沿
遮住双眸
凝固着哀愁
任眼泪流或不流
偶尔与人
擦身而过
没有谁会
稍做回首
是否
这样不停行走
就能抵达传说中那
清洗伤的渡口
看过本文的人还看过